与中国文化报记者谈做一个称职的视觉设计师

      田慕华:早在很多年以前理想中的艺术家几乎都穷困潦倒的,这已形成了一个思维惯性,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?

 

      水子:谢谢!这个问题有现实意义,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,我想列举一个近期大家所共知的文人,他就是中央电视台讲三国的厦门大学的教授易中天先生。尽管现在社会上对他的作为争议颇多,但我个人来讲很佩服他的勇气和学识。过去我们习惯把文人和金钱分得很开,认为搞文化的就不应该涉及经济。这是对文化人的一种不尊重。而易中天先生就大胆地突破这种社会压力。将文化和经济有效地结合起来,获得了成功。现在就拿我来说吧,很多人理解我做的事情,也有人不理解。以前都是追求所谓的纯艺术。什么是所谓的艺术家?什么是现代人的生活方式?还是有人抱着农业经济时代的眼光来要求艺术家,最好都像凡高,吃不饱穿不暖,靠他的哥哥资助生活费过日子,一百年以后才有人发现他的价值,这种悲剧太惨烈了吧!今天凡高已成为了一个符号。现代社会还要一个不食人间烟火,还要大加对他赞赏的艺术家吗?我常常想,抱有这种观念的人是多么可怕啊!

 

      田慕华:很多美学家曾说过:如果用一个字来描述我们的理想,那就是追求美。那么艺术家在我们社会中又处于什么角色呢?

 

      水子:我也常想,一个好的艺术家除了艺术修为外,还要具备社会良知,时代变了,我们在创作时可以借助的工具越来越多,我想做的就是充分调动各种现代手段,将自己的艺术感悟、美学理念与大家分享,尽自己力量让视觉艺术普及众生。我们中美视觉就是一个很好的载体。

 

      田慕华:对,视觉要求是一种热爱,即使不是视觉艺术家,也会有最强烈的视觉要求。他带有很多的情感因素,我相信人天性中就存在着视觉要求的,这就要求我们视觉艺术家正确的引导。

 

      水子:也许是因为我们现代的很多中国人长期缺乏审美教育的结果,但这也说明一个问题,他们的审美水平虽然低,但是有着巨大的可引导性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他们愿意追慕典范,希望得到改造,这也就需要有人站在前面进行这样的改造。反观我们的视觉设计产业还处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准,远不能构成强大的社会力量,这不能不说是某种层次上的落后。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很多视觉之美的东西,但在某种情况下,它们被扭曲了,就像目前在荧屏上的清朝宫廷剧一样,清代审美趣味的东西能完全代表中国传统文化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这就要求文化工作者有太多的事要做。

 

      田慕华:所以您所宣扬的大视觉,是带有普遍意义上的改造和提高任务,它应该始终在历史和现代之间找到一个科学的平衡点。这条路艰巨而且伟大,相信中美视觉能够走好!将来在文化发展历史中会记录您事业的印迹。

 

      水子:谢谢!视觉设计挽救当前的中国企业,使之有能力与世界级企业相抗衡。当代的视觉艺术家已不再停留在精神层面上的东西,更可喜的是参与到经济当中,为提升中国的民族工业在世界市场的地位和竞争力而尽力,很有现实意义。

 

     田慕华:好!今天就谈到这里。谢谢您!


文:李素丽/北京设计公司


现在咨询中美视觉项目顾问
400-018-0115免通话费
请您留下电话号码,品牌顾问稍后回电:
扫微信咨询设计项目负责人
提交成功
请保持手机畅通,注意接听中美视觉品牌顾问电话。
感谢支持,祝您生活愉快!